馬英九不是智障,但是他本身就是黨國的既得利益份子,也是個偽精英。

你所不知道的馬英九。

高中聯考數學48分,以港僑生身份保送上建國中學。

大學聯考
考上淡江文理學院,再次以港僑生身份進入台灣大學。

之後,獲國民黨培養黨內菁英的『中山獎學金』進入哈佛大學。

馬英九不是靠僑生加分上建中的,這的確是誤會。

他是靠「保送」上建中的。

---------------

1986甲等特考普通行政人員行政組共錄取三人:

第一名 馬英丸 論文審查82.5分 口試87.33分
第二名 陪榜者 論文審查85.5分 口試83.67分
第三名 不重要 論文審查79.0分 口試81.33分

(看到沒 口試大翻盤 人生又多個第一名可以拿出來騙)

 馬英九的榜單在這

 201404081650  

201404081652  

甲考,被打的點在,明明有個普通行政人員法制組,為什麼法學博士要棄法制組轉考行政組,甲考?啊不就考假的,考哪組有差嗎?怎麼考亂考囉!為什麼要考行政組,因為這是要黑官漂白用的,考行政組過了才能夠繼續當總統府第一局副局長(或更高)的位子,你考法制組就要被分發到與法律相關的位子上,小蔣並不打算這樣用牠。

馬英九的高中同班同學講的:

 

1分55秒開始。他並透露馬英九數學考48分。前面也很多八卦,前面也可以聽聽看:
(這裡不是指聯考分數,而是一般考試後同學互相比較成績)。

打出逐字稿:

--

我考進去的時候,我旁邊坐一個齁,我問他...

啊剛進去的時候都會這樣嘛,啊你考幾分我考幾分,大家都在問

奇怪捏,坐旁邊惦惦

我問:啊你考幾分?

他說齁,我是保送的!

ㄟ 保送?!

坦白講,我以前,我還不知道有保送這個制度啦

他保送的啦! (ˋ皿ˊ)

啊給他查看看 唉

原來考上建中的是900多個人

啊編班編到最後,24班吶

馬英九,就是保送的

馬英九後來高一 三科不及格

數學48分

難怪你看 他現在表現齁 都不會計算有沒有

真的都不會計算我沒在騙你啊

48分而已啦 不能補考啦

他靠他老爸當市黨部主委呀

後來他讀19班啦

19班是什麼? 社會組啦

那時候兩個班 一個叫18班一個叫19班

啊19班是都僑生在讀的啦

昔日不會唸書 看今天真怨歎

今天讓這三流的人在管我們這些一流的人吶

台灣怎麼會進步?

馬英九考大學也一樣捏

他考大學考上 ㄟ

啊建中讀文組的齁 我講這樣比較失禮啦

建中去讀文組是很見笑成績很不好的

以前啦齁 現在不一樣了 以前吶

因為我孫子今年考上台大嘛

他是讀文組的 女的啦 她北一女的

當然啦齁 我在講的是以前 我那個時候的建中

就是成績不好的才會去讀文組

他考上那個淡江 加分進去台大 法學院

全台大法學院只有一個人律師考不上的

什麼人你知道嗎

馬英九啦

...(略)

--------------------

這邊有個互相印證的證據:

標題:我是「您」的同班同學

高一升高二時,班上轉進一位新同學馬英九。我的感覺是老師和教官們又寵又怕他。後來才知是馬英九在高一班上和數學老師有些相處問題,因此轉來我們班上。在那個年代,若無特權,哪有學生選老師的?

------------------------

快樂建中人

◎ 劉建華

建中畢業多年,小小上班族,和同學沒得比,越發不敢提自己是建中畢業。但是看到前天校慶,有學弟嗆說:「馬英九不要作秀!不要出賣台灣!」我突然快樂、驕傲起來!我要向蘇學弟致敬:你是建中的榜樣!酷!而且聰明!因為你知道要把制服上的學號和姓名遮起來,不讓媒體做文章,保護自己。聰明,因為中國國民黨的白色恐怖真的回來了。

你說:「馬英九是學長又怎樣,社會已經失去民主,變成很可怕的警察國家。」沒錯!你看到了很多學長看到的現象,包括野草莓那些學長。你說出了你一些同學、甚至千百萬台灣人民所說不出來的話。

「體解如來無畏法,願同弱小抗強權!」蘇學弟,謝謝你的勇氣;也謝謝你賜給我這一天快樂的心情!

(作者為建國中學校友)

我是「您」的同班同學

◎ 徐正毅

十二月六日是建中一百一十年校慶,因自己是畢業四十年校友,應邀參加十二月七日下午茶會。

走入會場,警備森嚴,原來是昨日才被學生嗆聲不要賣台的馬英九,今天還要來。只見校友會主辦者引領企盼,口中唸唸有辭說著總統最大…云云,筆者不禁跟他說校友大家平等沒有誰大誰小,何況每位參加者都交了五百元茶費。

為 了舉辦此次校友會,也出版了「建中校友」的期刊,其中我寫了一篇建中—我的回憶談及建中時家住板橋,和後來被謀殺的陳文成教授是搭火車通勤的同學。那時是 戒嚴時代,談政治只能小聲談,有次作文把自己的想法寫在作文,竟然被國文老師警告,至今還難忘國文老師驚嚇的樣子,大概他害怕我為他惹麻煩吧!

在那時代,雖然只是高中生,但隱約間,體會到戒嚴時代的恐懼,和特權的存在,如今我又開始有那種恐懼。

高一升高二時,班上轉進一位新同學馬英九。我的感覺是老師和教官們又寵又怕他。後來才知是馬英九在高一班上和數學老師有些相處問題,因此轉來我們班上。在那個年代,若無特權,哪有學生選老師的?

看著建中校友茶會變成馬英九的秀場,鎂光燈此起彼落;鎂光燈下是看不到東西的。我不禁擔心迷失於鎂光燈、視線不清的馬總統,會看到台灣的願景嗎?(作者從商)

------------------------

馬英九先生在二月二十四日總統大選辯論會上公開宣稱,當初為了回台灣服務只好忍痛放棄美國紐約律師事務所非常優渥的工作。想來馬先生即使過了近三十年還是對他的美國經歷萬分自豪,畢竟這段經歷正是他縱橫台灣政壇的最大本錢。然而實際情形真的如馬先生自己宣稱的那麼美好嗎?還是已經涉及嚴重的造假行為,觸犯包括美國和台灣在內的多國法律?

馬英九涉嫌偽造文書冒充律師 觸犯多國法律
http://tw01.org/profiles/blog/show?id=1970702%3ABlogPost%3A1366574&commentId=1970702%3AComment%3A1711487

馬英九:反正是選舉嘛,說什麼都行啊。

 

 


 

 

 

彭淑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