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習近平終於忍不住露出醜陋的真面目了!! 呵呵 ... 這條新聞應該上頭版吧??

別誇大其實了,台商的利用價值已經用完了。

人家只不過經歷升級的震痛,老共的目標是刨台灣的根"高科技產業"。

國民黨繼續掌權的話,只會加速完成。

我們的錢在中國投資設廠增加工作機會,中國的錢在臺灣炒股炒房,讓我們生活痛苦,這些臺商最好死在外面別回來了

真笨,台商真的以為可以瞬間抽離?!

大陸官方一定叫你台商所有機台設備都不準帶走、不準轉賣。

然後官派高幹接手公司,你台商捲鋪蓋走路。

這招十幾二十多年前就在用了,一堆有錢笨蛋一直去燒錢、去訓練大陸人,然後最後連公司都變別人的。

台商還在自以為良好,以為你們離開,中國經濟就會受到衝擊?!

還真的是七月半鴨,不知死活。

技術早已經被中國員工學走了,中國政府只要把你的設備跟工廠接管,還是可以繼續營運,

而且變成官方事業,更不用擔心原料跟資金問題。

你台商不過是可有可無的踋色,根本不被放在眼裡。
最蠢的是想落跑還在大興旗鼓耀武揚威,你以為中國政府吃這一套?!
這一套裝可憐、恐嚇威脅政府只對馬政府有用而已。
這些台商這樣子只是搞死自己,加速中國官方伸入觸角,殺你個措手不及。
我再看看你鞋材、鞋楦、鞋模等設備跟材料帶不帶的走?!

二十多年前,李登輝時期,第一批製鞋產業到大陸發展後的慘況。

台商滿滿的資金過去設廠營業,後來幾年後淪為乞丐跟人球,還要偽裝成西藏人才能逃出中國。

每個回台灣都負債倒會還要家屬拿錢去放人,真的是學不到教訓。

2015-06-03【新新聞】台商「奶水」被斷 總書記不認「好友」

201506040953  

201506040957  

紅色供應鏈=某些舔共台商養中國後 中國再攻擊台商後果

然後台商現在要逃到別處了

2012最喜歡講的棄台論主動出來打臉阿

2015-06-02【蘋果日報】「棄台論」作者見蔡英文 指台商讓中國變怪物

201506041054  

食人草莓魚要回流了

2015-05-27【財訊雙週刊 第477期】台商大撤離 這次來真的!
家具、成衣、製鞋、傳統電子......連根式拔起

台商在中國投資,經營環境日趨惡化,除了工資、匯率等各種客觀條件改變之外,他們也對愈來愈多的罷工、怠工事件心生恐懼。

在廣東素有「小香港」美稱的東莞樟木頭鎮,受到出口加工產業遷移衝擊下,昔日火車站前繁華景象,如今不僅市況蕭條,連向來聞名珠三角的二奶村都幾乎快成絕響。這個面積118平方公里小鎮的景氣榮枯,相當程度反映了中國外向型經濟的慘況。

相對原本是香港人後花園的樟木頭,以台資企業為主的厚街鎮,近年則努力轉型發展會展等服務業,以替代出口加工業的式微。然而,一家在厚街已設廠20多年的台商認為,在台港出口企業陸續撤出東莞後,圍繞出口外銷的服務產業,其實也已陷入發展瓶頸。

這個原本在中國出口排名第3大城的珠三角城市,面臨的發展危機,正是台資企業當前困境的縮影。在東莞的許多台商聚會中,近來最熱門的話題都是如何撤廠,要撤到哪裡去?大家對這個加工出口聖地,早已失去了20年前的熱情。

虧損連連 投資熱情已消退

向來是台商獲利主要來源的中國投資,從去年開始出現了戲劇性的變化。統計顯示,屬於中大型企業的台灣上市公司,超過5成的中國投資項目都處於零獲利或虧損狀態;中小企業未獲利或虧損的比率更高達7成以上。

也因此,從2013年開始,台商從大陸撤資就已如星火燎原般擴散開來,據台灣官方統計,還有台商私下初步保守估算,近2年從大陸撤出的資金超過了500億元新台幣。

陷入經營困境的台商多如過江之鯽,但撤出者從總數來看還不算太多,廣東省廣州市台協前會長程豐原認為,不少台資企業把閒置的廠房出租維生,才避免了有更多台商倒閉或撤離;但實際上在行業的影響力,早已逐步被中國本土企業蠶食鯨吞了。

遷離中國 是不得不的選擇

台資企業設廠後,中低階的代工技術不是被離職員工、就是被一些本土的中小企業學走,低價搶單的效應不斷出現,台商公司即使再投資升級,也只能賺取微薄利潤;遷離中國,有時是不得不的選擇。

從東莞的人口結構變化,就可以看得出台商逐漸撤離後,當地出口加工業沉淪的現況;以往城市常住人口約1200、1300萬人的格局,現今只剩下約800萬人左右,據當地台商指出,減少的人數都是外省市民工。

就以昔日東莞台資企業用人最多的裕元(寶成)工業來說,其設廠所在的小鎮高埗,最高峰時有12、13萬人;但隨著這家大型運動鞋代工廠不斷移轉大陸產能到越南、印尼與孟加拉等東南亞國家後,這個超級大鞋廠的員工已萎縮到只有3萬多人。

另外一家總部設在東莞大嶺山鎮,以製造女鞋、休閒鞋著稱,且名列全球前10大鞋廠之一的興昂國際,在中國勞動成本持續高漲的壓力下,也逐漸縮小在東莞的產能,轉移到越南、印尼。

東莞一家設廠20多年的台資工作鞋大廠負責人就表示,除了工資居高不下,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因素,是國際品牌大廠近年來都會主動要求代工的台商,必須到中國境外另設生產據點,以防範在中國的經營風險。

就有台資製鞋廠商透露,運動鞋大廠豐泰、裕元,一方面在越南、印尼建立比中國更大的生產基地,另外大客戶NIKE、愛迪達還要求前往印度、孟加拉等國設廠,既能分散投資風險,也能持續降低成本。

據了解,這種外商眼中所謂的經營風險,除了是工資、匯率等各種客觀條件的改變外,他們也對愈來愈多的罷工、怠工案例的發生心生疑懼;去年裕元的3萬人大罷工,今年興昂的怠工事件,連這兩家台商眼中的模範生都出事了,寒蟬效應早已在台商圈中散開。

不論是罷工還是怠工,總之,以往在台外商的評估中,勞工抗爭風險最低的中國,在新世代工人主導就業市場,還有人民維權意識高漲情況下,只要有點風吹草動,都可能會引爆大規模的罷工潮。

去年中秋節前後,東莞台資企業萬士達因為經營困難,只不過沒發月餅與獎金,就導致了數千名員工集體罷工,還走上公路造成交通堵塞;一位參與協調的台商事後才發現,要平息這場罷工,工人代表與律師提出的7項條件中,竟有一條是要求中國收復台灣,讓資方與協調的官員當場傻眼。

去年的裕元罷工行動中,工人之間的簡訊與微信傳播內容中,也常出現趕走台灣人等情緒化字眼,讓實際在中國管理工人的台幹看了怵目驚心,甚至擔心自己的人身安全問題。

資金撤走 供應鏈面臨崩潰

這一波的逃亡潮,許多老台商都認為,不論從主客觀現象來觀察都已成形;一位東莞前台協會長表示,台商撤資對大陸的衝擊,可能會比想像中來得大,因為資金撤走了不算什麼,中國絕對承受得起,「但整個產業供應鏈如果消失,就一去不復返了。」

就以創造大量工作機會的製鞋業來說,台商在中國20多年,培養了數以千計的本土配套廠商,大型製鞋商的遷移,不僅帶走了工作機會,連鞋材、鞋楦、鞋模等關鍵配套都會一併帶走。這種連根拔起的遷移模式,恐怕還是會讓中國本土業者難以為繼,進而形成一波更大的衝擊。

以東莞昔日鞋城厚街為例,在數以百計的鞋廠搬離後,除了空置廠房大量增加,相關行業也受到嚴重的負面影響;紙板、印刷與貨運業倒閉的公司難以計算,嚴重衝擊當地的實體經濟。

製鞋業的遷移,在中國已是一去不復返的趨勢,家具、成衣與其他傳統電子加工業也在快速的搬離中國。以台資企業來說,向來是競逐低成本的投資環境而居,日美企業則在成本高漲,還有與中國關係欠佳的情況下,這兩年響應製造業回歸美國的公司數量龐大。一家寧波的台資汽車配件廠老闆就指出,美商因歐巴馬祭出不少優惠,還高喊製造業回歸口號,從中國搬回美國本土的企業愈來愈多,向來是美國企業配套主力的台商,即使沒能力轉移到美國,但被不少美商要求返台設廠,或至第3國設據點。

而在這些因素的交互作用下,未來台、港資、加上外資企業的撤離潮將會持續擴大,這種風潮也已引起中國官方的關注,包括大陸學者對這股逃亡潮都感到憂心忡忡。

部分自由派學者認為,在大量外企撤離中國後,過去10年的勞動力短缺現象將出現逆轉,因為外商在中國創造的就業機會至少高達一億個,一旦遷移潮持續不斷,工作機會大量減少後,失業潮與減薪潮極有可能在中國重現。

雖然產業轉型已是現在中國一定要走的道路,但所謂的「騰籠換鳥」政策,還是要有台外商這些鳥移進不同的籠裡,否則中國的經濟恐怕難以為繼。因此,從最近中國國務院在六十二號文上的退讓一事觀察,即使台外資已有點像雞肋,但在現階段,中國還是會緊緊的抓著不會隨意放掉。

2015-02-25【中國時報】陸砍招商優惠 台商幾全中槍

201506041242  

201506041249  

爽,這些人早就該認清中國讓利時間該過了
技術學習完了,中國本土企業要開始靠內需市場搶市佔
別牽拖到臺灣就好自己要被掐住喉嚨就自己承擔
慣老闆崩潰啦!遇到中共果然會轉彎,遇到中共就請命? 怎不嗆一下不排除出走?

2015-03-10【天下雜誌】中國大陸取消台商稅負優惠,六大工商團體致函習近平請命

201506041305  

台籍代表都做出表示了
2015-03-09【中國台灣網】熱議62號文件:台商應正視“陣痛期”中國台灣

 

201506041312  

六大工商團體不是最愛嗆『活不下去,不排除出走?』
不是說最有競爭力要出走台灣 這不就讓你出走了 別回來了

2015-03-10【聯合報】加薪四法修法 大老:逼企業出走

201506041405  

恭請郭皇帝台銘先生登報嗆習近平 有種出來要中共48小時內改正阿!!!

2015-01-19【三立新聞】大動作反擊!郭台銘登報嗆北市府 限柯文哲48小時還清白

201506041403  

馬政府和中國的養套殺 三步驟~現在走到殺了


逃離紅牢…
兩岸蜜月期走到盡頭 台商冤獄無人救


2014-12-17【財訊雙週刊 第466期 作者:陸行舟、陳彥淳】

薄熙來一下台,原本踩著大紅地毯進來的台商,立刻遭到嚴格察查;得罪地方官員,就連搬出政協主席賈慶林,仍然難逃牢獄之災...

;一旦遭指涉為台諜,一頓飯就能讓一個人莫名其妙被抓進牢裡;走在中國鋼索上的台商們,已經有人開始演練逃亡路線…

每年暑假,在上海經商超過10年的陳進程(化名),一定會空出3、4天的時間,自己開著車、載著妻小,從上海往廈門走。沿途,他刻意避開便捷的高速公路,轉進曲折的鄉間小路;除了上洗手間外,完全不休息,自己累了就換妻子開車,一刻也不停歇。同時,每年選擇的路線,都會盡量不一樣;一路從上海殺到廈門,大約花費18個小時。

「到今年,已經是第九趟了,」在與記者談到近來台商在中國面臨的窘境時,一位與陳進程熟識的台灣財務顧問公司老闆透露說,「每年都在練習逃亡路線」。

逃亡路線?這條超過1100公里的顛簸路途,搭飛機只要1個半小時,搭火車也只要8個小時,但這位陳姓台商為什麼卻要不辭辛勞,耗時費神地自己開車南下,預演一趟逃亡路線呢?

逃亡路線,每年演練
台商在中國的形象和處境愈來愈惡劣,
「遲早會發生類似台灣二二八事件的暴動事件」

長年處理台商財務管理的顧問公司老闆接著說,其實,陳姓台商生意做得不錯,他不是擔心事業失敗;他擔心的是,台商在中國的形象和處境已經愈來愈惡劣了,「遲早會發生類似台灣228事件的暴動事件,心理很有大的不安全感。」

因此,陳姓台商深謀遠慮地推測,一旦發生類似情況,60萬大上海的台商勢必立刻大逃離,屆時混亂的機場一定走不了人,高速公路也會大塞車;所以他每年演練一次,從上海開車走小路到廈門,再想辦法從廈門走小三通,回到台灣,「他認為,這樣安全脫身機會最大。」

這件事聽來不可思議,在中國卻是真實上演。「台商知道市場在中國,想賺錢的不能不來,也明白中國市場的風險,不得不想些退路;坦白說,這是我聽過最誇張的案例,但這是真的,我還想,明年跟著他走一趟看看呢!」一位顧問公司老闆,一邊苦笑著說,一邊隨手一掏,從口袋裡拿出台胞證與一疊美金,「在大陸,不少台商都會隨身攜帶這兩樣東西,就是怕有個萬一,可以說走就走。」

官僚殺人,台商老來入監

台灣國際奧會執委吳經國胞弟吳緯國,因一場土地徵收案,竟在60多歲身繫東莞石碣監獄。

 

也許,大規模的動亂事件,短期內還不會發生;但結構性的台商迫害事件,在中國卻已經涓滴成河了。寒風蕭瑟的中國廣東省東江畔,一座灰沉沉的建築,將會是這段不幸歷史的最早見證者。

這座位於東莞石碣新洲的外事監獄裡,目前共關押了600多位台籍人士。他們之中,作姦犯科的有之,誤觸中國繁複多變經濟法令的有之,但令人怵目驚心的是,愈來愈多人是因為各式官僚和政治迫害入獄。

從事多年台商營救工作的東莞台商協會祕書長趙維南指出,許多台商因為不熟悉中國法規,只要商品進口數量不符合規定,很可能會被視為是走私或逃漏稅,「中國和台灣不一樣,不是補稅、繳罰金就能了事,很多直接涉及刑法。」

曾協助營救多位台商成功經驗的台企聯榮譽會長張漢文則表示,台商會鋃鐺入獄,固然有很多人是因為偷賣專供加工出口的免稅進口原料,被認定走私、逃漏稅,但也有不少人是因為政治意識薄弱,犯了政策上的錯誤。

20年前,從美國柏克萊大學取得博士學位後,就一直從事半導體工作的台商吳緯國,就從來沒有想到,自己會有身繫東莞石碣監獄的一天。

2012年12月25日,在廣州蘿崗台商協會的聖誕晚會上,當攜家帶眷的吳緯國還陶醉在聖誕節歡樂氣氛之際,第一道菜都還沒上,就被數名珠海公安局經濟犯罪偵查隊,以逃欠稅名義當場拘捕入獄。

這位20年前懷抱著「中國科技夢」的老科技人,當年從新竹科學園區轉戰珠海設晶圓廠,原本是廣東最受歡迎的台商之一,其胞兄還是台灣國際奧會執委吳經國;不料一場土地徵收案,後來竟導致已60餘歲的吳緯國老來入監。

事發第二天起,吳緯國一家兄弟,就立即分頭展開救援行動;與中國官方熟稔的大哥吳經國親自寫信給當時的政協主席賈慶林(中共中央台灣工作領導小組副組長),時任國台辦主任的王毅還派了2位副局長前往珠海協調,但都無疾而終。

弟弟吳建國也奔走兩岸官方黨派,並運用大陸關係向公安、軍方系統求援,但只得到「依法辦理」的答覆。

在得不到解決方案的情況下,一四年吳經國再寫信給了中共中央紀律委員會書記王岐山;吳建國同時實名向中紀委舉報珠海官方貪贓枉法,陷害吳緯國入獄,但至今也如石沉大海。

不僅吳緯國身陷囹圄,他的妻子也因掛名企業負責人之一,在一四年6月被逮捕入獄,2個小孩,女兒12歲、兒子6歲頓時成了孤兒,目前由外公外婆照顧;由於女兒正值青春期,在父母都被關進大牢後,心情抑鬱,個性日益孤僻。

事發後,珠海官方要求的欠稅與滯納金1000多萬元人民幣,吳家早在2個月內就全數繳清,但珠海公安局仍不放人。在律師前往探視時,吳緯國不由感慨地說:「這就是一個當年對中國充滿期待,希望協助它現代化的台商下場。」
走著進牢,躺著出去?


伙食差,睡覺時連個墊子都沒有,只有一張草席,一年以上的時間都掛著尿袋生活。

其實,知情者透露,這起台商與中國官方的糾紛案,事發於吳緯國所創辦的南科電子土地於2009年被徵收,在無法得到合理的補償下,行事相當美國風格的吳緯國,直接進行上訪投訴,並將此案訴諸媒體,事後雖然得到了補償,卻與地方政府結下梁子。

吳緯國在被關進珠海第一看守所之前,就曾多次向同業抱怨,地方政府的某些部門羅織他逃稅罪名要他繳數百萬元人民幣的罰款,個性向來是槓子頭的吳緯國認為,他根本沒錯,絕對不繳冤枉錢。

就在吳緯國提出行政復議,並同時向廣東省紀委、省國稅局及「省三打兩建辦」,檢舉珠海市國稅局的行為是「官僚欺行霸市的違法行為」之際,夫妻倆就先後被抓進看守所內。

在珠海第一看守所內關了22個月,吳緯國的親友至今都無法前往探視,只有承辦律師見到他本人。吳緯國胞弟吳立國也悲悽控訴,他二哥因為患有糖尿病、氣喘等長期性疾病,被關押後還發現攝護腺腫大等問題,入獄後有一年以上的時間都掛著尿袋生活,身體狀況非常差。

而且剛進看守所時,不僅伙食差,睡覺時連個墊子都沒有,只有一張草席,之後透過關係才幫吳緯國弄到床墊,這個年近七旬的老人才能睡得稍稍安穩。據了解,由於吳緯國當初舉報國稅局作偽證、濫權時,導致了當時的局長被調職,看守所內就傳出,有國稅局與公安局經偵隊的官員交代,要讓吳緯國「走著進來,躺著出去」。


得罪地方官,陳情難翻身
吳家兄弟奔走兩岸仍碰壁,○八年馬英九當選總統以來的兩岸蜜月期,已走到盡頭。

原本只是件單純的官商稅務紛爭,卻演變成吳緯國與妻子倆都鋃鐺入獄,協助處理的廣東老台商認為,一方面可能吳得罪了當地官僚系統;另外,近來包括台辦系統在內的大陸官方,對台商陳情案,採消極態度的趨勢非常明顯。

以吳緯國被裁定的罪名來看,珠海台商認為,事實上,並不是什麼了不起的大案子,但硬是被列入逃稅200萬元以上的經濟犯罪大案,並且南科電子公司在吳緯國被收押後,隨即在2個月內繳清了所謂的欠稅、滯納金與罰款1236萬元人民幣;理論上,看守所內的人至少也應該可以交保候審了,至今卻仍關在牢裡,自不免讓人相信背後有股黑勢力,要讓吳緯國「躺著出去」。

吳緯國的胞兄吳經國在兩岸體育界知名度高,與中共部分官員還有交情,胞弟吳瑞國、吳建國,在兩岸政黨、教育交流過程中,也有一定的分量,但即使如此,吳家向大陸的各級行政、司法、涉台部門四處陳情,也向台灣總統府、陸委會、海基會與民意代表陳情,卻始終得不到有效的協助。

然而,吳緯國至今仍被關在看守所內,珠三角多位了解內情的台商認為,近年台商在中國的地位大幅下降,絕對與兩岸關係的變化脫不了干係。一位嗅覺敏銳的台商指出,每當兩岸政治氣氛轉變,情勢處於詭譎多變時,身處大陸第一線的台商,往往也是首當其衝;「看來,從2008年馬英九當選總統以來的兩岸蜜月期,已走到盡頭。」

誤觸兩岸軍情禁區,小事變大事
為了人身安全、公司營運,務必要大聲說出民族大義,
甚至贊同兩岸統一之類的制式回應。

科技人吳緯國夫妻倆,以逃稅罪名,一審分別被判處重刑8年、3年的悲慘遭遇,在許多台商認知上,至少還有邏輯可循,但廣西梧州台商協會會長陳哲正的冤獄案,更是讓人聽了膽戰心驚。

在梧州擁有二座花崗岩礦山的陳哲正,不僅是當地台商協會會長,同時平日熱心公益,不論是廣西台商圈或是梧州的慈善活動,陳哲正都是踴躍參加與贊助的熱心人士。沒想到,竟然莫名其妙被抓進牢裡了。

這個消息很快就傳到了曾任台企聯會長的張漢文耳中,原先以為是陳哲正持有的礦山,因為利益問題與地方政府或是武警有了衝突,才會身陷囹圄,後來發現這個問題早已擺平。透過層層關係,最後謎底終於揭曉,但卻難倒了一大幫原本官商良好、號稱中國通的台商們。

原來是梧州當地有領導前往台灣參訪,當時公事纏身的陳哲正無法親自返台接待,為了表達地主的熱情,還特別交代自己的兒子務必要善盡地主之誼。沒想到,問題就出在領導前往台灣的接待行程中,銜父命接待地方領導的陳哲正兒子,在宴請中國地方官員的台灣陪客中,有兩人被懷疑是台灣情治單位,派來接觸中國官員的台諜。

這起牽涉到國安層級的台商被押案,多位台協會長坦承,處理起來格外棘手且敏感。經過多次交涉,並有重量級的台商出面掛保證,陳哲正絕對與台灣情治機構沒有任何往來與瓜葛後,這位「古意」的台協會長才得以重獲自由。

涉及國安問題的中國台商被押案例,以往在兩岸交往過程中並不多見,但只要碰上了兩岸關係欠佳,例如1995年底的飛彈演習,2000年的政黨輪替,都曾發生類似風聲鶴唳的氛圍。

台商在大陸經商,平日不僅要防小鬼,身逢兩岸關係變動時,更要明哲保身,適度表達中國官員想聽的聲音也很重要。一位長期在中國投資的深綠台商就表示,理想情況是在中國少談政治,但經常會有各類官員在閒聊時要台商表態;此時為了自己的人身安全、公司營運,務必要大聲說出民族大義,甚至贊同兩岸統一之類的制式回應。

然而,稅務、國土等部門官員小鬼能防,兩岸統獨問題易避,但中共內部的權力鬥爭傾軋,卻往往令台商更加莫可奈何。尤其,碰上了中國打貪反腐雷厲風行之際,地方官員更動頻繁,台商的投資、官商活動幾乎陷入停擺,為的就是避免被牽連進複雜的政治鬥爭漩渦。

中國政治詭譎,動輒得咎
驚心動魄的打貪行動,各地掀起嚴查政商關係網的風潮,
許多台資企業被列為追查對象。

就以近2年來,中國最驚心動魄的打貪行動,前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中共中央政治局前常委周永康都應聲下馬;重慶、成都這2個四川大城,都曾是薄、周的地盤,當地的政治動盪不只震撼了政壇,震波綿延甚廣,連商界也是噤若寒蟬。

周永康主政四川省期間的愛將、前成都市委書記李春城在任時,就非常積極對台招商。一位從事生技業的台商,當時就是在李春城赴台參訪時,被他的熱忱感動,才來到天府之國投資。

然而好景不常,在2012年底李春城被帶走調查後,成都掀起了一波嚴查政商關係網的風潮,這家台資生技業者,遭到了特別嚴格的查察。7次約談後,最終有驚無險度過了這個難關。

目前,中國景氣內外皆冷,經濟發展的政策重點,從台外商轉向本土企業;而習李新制下,不僅政壇大洗牌,企業家在肅貪寒蟬效應下,更恐懼動輒得咎。連紅頂商人李嘉誠在看不懂中國政局情況下,都只得把投資重心暫避歐洲。

在中國經濟政策變動,政治鬥爭加劇之下,兩岸關係即將進入新冰河期,無疑更令多數政商關係仍停留在地方政府層次的台商,不僅感受景氣冷颼颼,沒方向感的心境,更是凍到冰點。

創作者介紹

彭淑禎

彭淑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