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馬總統"只會宣布"把人才問題「視為國安問題」,然後呢?再來呢?具體解決方案是什麼,有什具體作為?說的跟做的都相反,一方面喊人才流失,一方面引進外勞開放大陸勞工,破壞台勞薪資行情,現在的窮人一出生就註定窮一輩子,而且世世代代窮

問題就是在人民,選出馬卡茸這種總統自己也要負責,台灣勞工慣出來的,不敢罷工,選舉又愛投財團黨,根本活該,反正再怎麼爛,怪阿扁就沒事了,政客們日子照爽過,馬總統認為,老闆要賺不夠,不能加薪,所以被老闆牽著走,台灣只會炒地皮,內線交易,政客圖利財團,不重技術,怪誰! 

已發現問題

2011-04-18【世界新聞網】台人才流失 馬:國安問題

201411251111  

解決方案

2013-12-05【三立新聞】台灣高學歷人才荒 總統:多去搶大陸人才

  

2012-09-26【三立新聞】留學生回國時機?馬英九:拿到博士不一定要急著回來

 

2012-11-07【東森新聞】 馬英九:薪水不能加,是廠商覺得錢賺不夠

  

結果是這樣


2014-11-24【風傳媒】風評:人才流失 台灣薪資「菲律賓化」

↑ 低薪化、長工時,台灣人才流失,薪資水準真要「菲律賓化」嗎?(資料照片,余志偉攝)

其實,這份報告,只是再次提醒我們,台灣人才流失與低薪化的問題,到底有多嚴重。

 

2天前,瑞士洛桑管理學院(IMD)公布「全球人才報告」,評比的60個國家中,台灣總名次27名,一口氣退了4名,是近10年最差的名次。但最嚴重者不是總名次的進退問題,而是人才流失的嚴重性,台灣名次居50名,雖然不到殿底,但也是後後段班了。

 

要能留住優質人才的條件有很多,企業提供的薪資、福利、工作前景、生活環境、稅制,但薪資一定是最重要的原因。台灣人才流失問題與低薪正是一體兩面,台灣不僅平均薪資停滯15年,高階人才的薪資也只能微幅成長。當其它國家是2位數成長時,台灣很快就被追過去了。當低薪又人才外流時,代表的也是台灣越來越無法吸引海外優秀人才來台工作了。

 

去年美國一家企業管理顧問公司曾出一份《亞太地區薪資福利報告》,比較同樣是企業策略資料經理的薪資,日本當然最高,新加坡也近400萬,北京的年薪是270萬台幣,上海245萬,台灣只有185萬。亞太地區,台灣比那些國家高?這份報告說:只比越南與菲律賓高。而中國科技產業的平均薪資(主要指工程師及管理職務),在2年前就已超過台灣─從薪資角度看,台灣確實已逐漸向「菲律賓化」靠攏!

 

再看向來被視為台灣社會優秀人才匯集的醫界,新加坡有10年資歷的主治醫師,在公立醫院中可拿到年薪約台幣700-800萬,在台灣大概只有250-300萬元;或許,你覺得星國平均國民所得是台灣的2倍,高薪是合理;但平均所得只有台灣一半的馬來西亞,來台召募醫師赴大馬行醫,開出的薪資是月薪近百萬台幣,比台灣25-30萬元的月薪高出許多。而馬來西亞在這次IMD的全球人才評比報告中,名次高居全球第5名。顯然馬國政府3年前,為吸引專業人才回國而大手筆推動的「國家人才回流計劃」效果明顯。

 

台灣走向低薪化的同時,是工作負擔更重、工作時間更長,這是勞動市場的全面惡化。台灣人平均1年工作時數2140小時,高居全球第3名─當然,你可以說進步了,因為12年前,根據IMD的全球競爭力報告,台灣人1年平均工作時數2280小時,居全球之冠。但不管那個數據都告訴我們台灣人的低薪與長工時,一起惡化了工作環境,也惡化了生活品質。

 

造成此結果的原因非常多,而且彼此互相影響、甚至列為因果─例如企業未能創造出更高的附加價值,最後就以壓低薪資方式「榨」出盈餘,但也是企業不願花大錢投資人才,所以最後只能在紅海競逐;人力市場上勞工居弱勢,導致整個經濟果實(GDP)分配給資方的比重不斷提高,分配給勞工的薪資比重持續降低;全球化(或是說兩岸要素所得均等化)效應也拉下台灣薪資上調的力量,但中國的薪資顯然是已追上台灣了;當然,政府的法令制度、社會普遍的排外、過於追求齊頭式平等的思維,都可能有影響。

 

2011年,中研院發起《人才宣言》,提醒台灣社會人才流失的嚴重問題,馬總統宣布把人才問題「視為國安問題」,2012年新加坡副總理兼財政暨人力部長尚達曼在一場演講中,指出臺灣人平均薪資下降,最優秀且最聰明的人才正移往國外,「希望新加坡不要重蹈臺灣覆轍」。

 

經過了3年多,有這麼多提醒、警告,台灣沈淪依舊─政府沒政策、企業不警覺、社會不介意。難道真要讓台灣薪資「菲律賓化」?

創作者介紹

彭淑禎

彭淑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