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有網友批評學運說,因扁政府執政時的教育部,廢除了九九乘法表,改用建構式數學,以及一網多本的教育政策,皆是造成學生素質低落的主因之一。看了就不爽 也來整理一篇來反駁

李慶安:建構式數學讓小孩變笨

201404121240      

孩子變笨了?國小建构式數學掀論戰

建構式教七年 小二恢復背九九

201404121238  

反服貿學生 突襲攻占立法院議場-民視新聞

  

千名學生翻牆佔領行政院 鎮暴部隊武力驅離打傷無數手無寸鐵靜坐學生 遍地烽火 推翻馬金江外省賣台集團革命時機到了

 

財訊雙週刊/王金平逆襲馬英九 學運完勝內幕

文/馬牧原

王金平又贏了。4月6日星期天的上午11點,立法院長王金平走進了被太陽花學運占領的國會議場,彎腰跟學生握手、撫摸學生的頭髮。

 

這一天,他反擊了自3月18日以來,來自馬英九對他不斷施加的強大壓力。此行,只通知了朝野黨團、北部與親近的立委,事前沒有與馬英九聯繫。因為,他相信,國民黨有的是人會向馬英九通風報信。

 

以20多位立委為背景的浩大陣容下,王金平在議場門口前,發表了680字的聲明,進而宣布了這句「石破天驚」的關鍵語:「金平秉持院長職權,鄭重向各位報告:在《兩岸協議監督條例》草案完成立法前,將不召集《兩岸服務貿易協議》相關黨團協商會議」。

 

精準! 王讓馬金措手不及

 

這段承諾,被視為是具體回應了學生所提出的「先立法、再審查」訴求,與行政部門一再堅持的「立法與審查同步進行」,出現了語意上的嚴重乖離。其中,牽涉到馬英九「6月底前通過服貿」的期待能否兌現,因此,一起與王金平振臂高呼「台灣加油」的國民黨黨團幹部離開議場後,立刻向總統府覆命,果然府方聞言大怒,林鴻池、費鴻泰因此隨後就受命召開記者會表示「錯愕」,並稱「被出賣」,拒絕為王金平背書。

 

但是,第二天,4月7日的傍晚6點,馬英九、江宜樺親自在中央黨部主持立院黨團大會。在這裡,馬江堅持逐條審查、逐條表決的「原點」,但總統府也同時強調:正面看待王金平的聲明。這,上沖下洗,與前一天180度大轉變,究竟怎麼回事?

 

王金平這篇講稿,事前了解內容方向,是第一時間站出來力挺的鴻海老闆郭台銘,以及民進黨總召柯建銘。這個組合,非常有意思。一位是在中國的最大台商,一位是最大在野黨的國會龍頭,馬英九可以不理會柯建銘,但是郭台銘,可不是馬英九能夠無所忌憚的。

 

其次,馬英九與金溥聰研究出:王金平承諾立法完成前,不召開服貿的朝野協商,這不表示服貿在退回內政委員會後,立委不可以開始審查,朝野協商是服貿完成審查要送到院會時才需要,兩者並無扞格;同時,監督條例的立法進度,如果迅速排上議程,完成三讀並不會曠日廢時。

 

第三,占領議場的學生已經宣布10日晚上6點離開立法院,過度刺激的言論並不適當,除了徒增退場變數,也會影響社會觀瞻。因此,決定做出暫時「退一步」的緩和表態。

 

馬金吞下了滿肚子的怒火,未來,隨時有可能觀看外在環境的變化,執意要國民黨立委開始在內政委員會審查《服貿協議》條文,民進黨的「把關」能力,成為接手學運訴求的主要角色,這是民進黨原本只能在議場當學生的門神,遭譏笑被邊緣化之後,重新與年輕世代建立互信的機會,但是如果情勢發展並非如此,對學生來說,這酒店恐怕就可以直接宣布打烊了。

 

但是無論如何,眼前,馬金是敗了,而且敗得很慘。

 

牽制! 王家班立委當靠山

 

9月政爭時,馬英九親自到黨部督軍,要考紀會通過開鍘王金平的黨紀案,結果王金平打起保全黨籍與假處分官司,獲得假處分成功,國民黨抗告失敗,這是一敗。3月19日,台北地院再宣布王金平黨籍官司一審勝訴,這是馬金的二敗。4月6日這次出手,立即弭平學運,王金平已經連三勝,國民黨後馬時期的各家逐鹿局面,已經無法避免。這由黨內諸侯郝龍斌、胡志強、朱立倫陸續表示支持王金平的決定,即是徵兆。

 

學運拖了20天,王金平突然逆襲,自提妥協方案,並且成功達陣。事前經過相當的準備與醞釀。當天,與王金平一同站在一起的立委群像,不難一一過濾出親疏遠近。

基本上,與林鴻池、費鴻泰二人同樣屬於「吃驚派」的,在場包括洪秀柱、江惠貞、林德福、邱文彥、陳碧涵、蔣乃辛、潘維剛,應該可以歸於此類,只要馬金一召喚,就會宣示效忠。

 

還有一類,是模稜兩可派,包括丁守中、羅淑蕾、林郁方,屬於灰色地帶。

 

現場剩下的這12席,盧嘉辰、李鴻鈞、陳根德、徐耀昌、張嘉郡、林滄敏、王惠美、鄭汝芬、翁重鈞、陳雪生、高金素梅、李桐豪,就與王金平交情匪淺了。這些是親往助陣的,中南部沒出席的,不表示沒有王金平說得動的人,例如,高雄的黃昭順,雖然未及出現,但是已經公開表示支持王金平的處理方式。

 

如此細數下來,要說馬金不為之膽戰心驚,實在不太可能。因為,立法院現113席立委,國民黨擁有65席,距離過半的關卡57席,只多8席,換言之,只要有9席不聽話,馬意就無法貫徹,而王金平所展現的「實力」,顯然已經超過了,這大大嚇阻了馬金「攤牌」的念頭。

 

無能! 馬錯失五次機會

 

王金平不僅在謀定而後動上,略勝一籌,事實上,自3月18日晚上9點學生攻進議場至今,雖然王金平一再催促馬英九,但執意而為的馬英九,偏聽偏行,獨斷擅專,至少錯失了5次化解學潮衝擊的機會,整個把個人的無能暴露到極致。

 

例如,三一八凌晨,立法院周邊群眾尚未聚集之初,馬政府若要和平攻堅、順利驅離,難度並不高,但馬英九卻要警方先把警力部署到總統府與官邸四周,導致貽誤時機。

 

第二,3月21日,繼續以驅離為意志的馬英九,若真認為這樣做才對,就該接受王金平的建議,從治安角度,由行政部門主動排除,但是馬英九卻企圖「院際調解」來拉王金平背書,王金平拒絕後,自己仍不敢作為。

 

第三,3月22日,學生要求對話時,馬英九如果願意紆尊降貴,主動誠意聯繫,絕對有助於緩解對立,但是馬卻派出江宜樺去應付,做政令宣導。

 

第四,3月23日,馬英九召開中外記者會,會中對學生訴求毫無回應,只是自說自話,完全沒有溝通、退讓之意,讓學生絲毫感受不到誠意,何況那時學生訴求只有服貿退回委員會逐條審查,但馬強硬表示只要在院會審。

 

第五,3月24日,部分學生攻進行政院時,江宜樺可以採取軟調,再次與學生對話,提出退讓做法,但鎮暴警察暴打學生的畫面傳出,為此喧騰社會,甚至鬧上國際,府院卻強硬不肯承認。

 

這進退失據、左支右絀的處理方式,導致學生從最早的反黑箱,衍生成反服貿,再衍生成反中,最後集中為反馬。當馬英九的民意降到奄奄一息之際,讓王金平逮著時機反守為攻。如果,這次太陽花學運,國會議場內,成就了林飛帆、陳為廷兩位躍起的新星,王金平顯然就是議場外,獲得社會令名、又報一箭之仇的大贏家。

創作者介紹

彭淑禎

彭淑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