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第三是油電問題。


油電不是漲不得,而是牽一髮動全局。油電漲價不單是本身的漲價,而是油電漲價的預期心理,及帶動生產、銷售成本的增加,引發民生物資百物齊漲,造成 原已入不敷出的廣大民眾日子更加難過,主其事者不能不戒慎恐懼。油電雙漲,又一次漲足的政策宣布,其衝擊與影響絕非後來馬英九解釋每月每戶只增加一塊錢的 電價負擔,電價多一塊錢可能就是一個麵包、一碗麵貴五塊錢,這種漲價心理學,政府不會不懂。物價一漲,「有起無落」,再也回不來了,何況實質薪資水準回到 十四年前,大家叫苦連天。政府的存在就是平抑物價,減輕民眾的負擔。馬政府過去四年也曾凍漲或緩漲油價,道理在此。詎料這波油電雙漲,一次漲足的風暴,再 度重蹈四年前馬總統初上任時的覆轍,完全未記取教訓,令人匪夷所思!

 

記得民進黨執政時實施浮動油價機制,但當國際原油飆到一百多美元,甚至上看一百五十美元時,我馬上有感的意識到浮動油價造成民心浮動,政府要苦民所 苦,就是凍漲油價,避免物價波動,寧可政府補貼中油,也不能由全民來負擔。再說國際原油飆漲只是一時的「有起有落」,很快就會跌下來。不意馬政府一上台, 所燒的第一把火竟是油電雙漲,一次漲足,帶動百物皆漲,消費緊縮,逼得馬政府決定發放八六○億元的消費券,連我在監所都給,但我沒有領。

 

姑不論消費券的發放,對刺激景氣幫助不大,如將八六○億元的錢拿來補貼油電虧損或保障員工福利不受凍漲影響,說不定效果更好。

 

以國內九五無鉛汽油為例,四月二日一次漲足一○%,從每公升三十二.四元來到三十五.五元,漲了三.一元;但二個月內連九降,又跌到三十三.五元, 調降二元。在這二個月,北海布蘭特及杜拜原油跌幅二○%,國內油價只降五.九%,不及原油跌幅的三成,中油說是跌幅減半,乃為了吸收中油緩漲部分。據此, 國內油價亦只反映了一二%,僅及原油跌幅的六成。國際原油已創八個月來新低,後勢繼續看跌,如果當初政府有眼光,並記取二○○八年五月二十七日油電雙漲的 錯誤教訓,今年愚人節就不會歷史重演。

 

第四是舉債問題。


歐債危機風暴尚未過去,台灣會不會希臘化,很多人都在擔心。二○○七年十一月二十九日,馬英九提出總統政見,「絕不舉債」來達成「六三三」,但過去 的四年,不只六三三未達成,馬政府更舉了超過民進黨執政八年的債。馬總統是在二○○七年十一月二十九日發表「六三三重大政見」記者會,六三三的「六」是指 「每年」經濟成長率六%以上,不是「四年」,也非「八年」。二○○八年九月五日,馬總統為二天前接受《墨西哥太陽報》專訪說「六三三是八年目標」的失言道 歉,並重申經濟成長率六%,失業率三%都會在第一任就能做到。四年過去了,六三三全都跳票,也沒聽說馬總統要兌現捐薪一半的諾言。

 

至於馬總統在二○○八年大選前保證絕不舉債亦屬空言。反觀民進黨政府在二○○二年度特別預算,以及二○○七年度、二○○八年度連續二年總預算都未舉 債。但八年執政新增債務餘額,包括概括承受凍省的六千億元債務,九二一大地震重建經費二千億元,合共一兆三千億元。馬政府四年沒什麼重大建設,債務餘額新 增部分已達我執政八年的總額。為了建設國家不得不舉債,但不能不控制赤字預算。

 

第五是主權問題。


馬總統喜歡凸顯全國只有二個官員的誓詞提到「余必遵守憲法」,那就是總統與副總統。憲法第一條揭櫫中華民國為民有民治民享之民主共和國。第二條規定 國家主權屬於國民全體。依據憲法,我國是一主權國家,不是人家的地方、特區或一省。馬總統也說「中華民國是我們的國家,台灣也是我們的國家」,身為國家元 首應捍衛國主權,不容自我矮化,擱置主權,棄守主權到提出「不獨」主張,顯然抵觸憲法。

 

自一九九一年修憲終止動員戡亂時期以後,中共不再是叛亂團體,從不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主權,但「大陸地區」上的蒙古共和國,在我任內已互設代表 處。馬總統不承認中共是主權國家,但我國是主權國家,是不可以自我否定的。所謂「互不承認主權」並非兩岸共識,馬總統的一廂情願亦有違憲之虞。

 

馬總統將憲法增修條文第十一條,及兩岸人民關係條例扭曲成「一國二區」是有問題的。憲法增修條文只說兩岸間人民權利義務及其他事項之處理,得以法律 為特別規定,並未涉及兩岸政治定位問題。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第一條亦僅規定立法宗旨,是為了規範兩岸人民之往來,並處理衍生之法律事件,核與兩岸定位無關。

 

前行政院副院長兼陸委會主委施啟揚就提出一國二區,不是政治上的決定,只是地理上的中立名詞,如今馬政府把一國二區或「一個中華民國,二個地區」說 成兩岸的政治定位,殊屬無據。李前總統將兩岸關係定位為「特殊的國與國關係」,我則宣示「台灣中國,一邊一國」,也不是馬總統所說的二十年來兩岸定位,自 李前總統、陳前總統到他都未改變過。

 

馬總統又說「二○○○年陳前總統一度要承認『九二共識』,但蔡主席跳出來否認。九二共識是李前總統拍板定案的」均非事實。二○○○年六月二十七日, 我在總統府接見美國傳統基金會會長傅勒,沒有提到九二共識四個字,何來一度要承認九二共識之有?我是有說到縱使我願意接受「一中各表」,中國也不會同意, 重點在強調一中各表不是一九九二年的兩岸共識,那是當年國民黨政府的片面主張。直至今天,即令馬英九說九二共識是指一中各表的共識,中國仍將九二共識解讀 為「兩岸均堅持一個中國原則」的共識,迄無「各自表述」的空間。所謂九二共識是一中各表,不啻是全世界最大的騙局。

 

前陸委會主委蘇起二○○六年坦承九二共識是他在二○○○年四月二十八日所創造出來的新名詞,絕非李前總統時由李拍板定案。李前總統去年十二月九日也透過臉書說馬「嚎」,「我還未死,別再騙了!」

 

倘若馬總統對我的論述說法不以為然,那就請馬總統指派他的親信蘇起跑一趟北京中南海,請胡錦濤在卸任前,代表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對外宣示:一、中國不反對美、日、歐、新加坡等國與台灣洽簽FTA。二、中國接受九二共識指的是一中各表。否則,也請馬總統不要再自欺欺人了!

創作者介紹

彭淑禎

彭淑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