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228大遊行 將聲討冷血郝柏村

下個星期228紀念日就要到來,受難家屬的心情依舊沉重,因為前行政院長郝柏村日前投書媒體,說228死傷人數只有500多人,23日多位受難家屬出面砲轟郝柏村,在他們的傷口上灑鹽,還呼籲台北市長郝龍斌,應該和他的父親一起出來道歉。

拿出一張張228事件的歷史資料,受難家屬難掩激動情緒,因為前行政院長郝柏村,日前拋出228死傷人數,只有500多人的說法,讓228事件的受難家屬無法接受。

郝柏村的說法,傷透家屬的心,讓他們不滿的,還有228國家紀念館,不但沒被重視,還成了政府官員行禮如儀的工具,受難家屬認為,65年過去了,228事件的死亡人數,政府依舊沒有清楚交代,如今看到郝柏村作文章,他們的心情,很沉重。


228事件上集-part1


228事件上集-part2


228事件上集-part3


228事件上集-part4


228事件上集-part5


228事件上集-part6


228事件下集-part1


228事件下集-part2


228事件下集-part3


228事件上集-part4


228事件下集-part5


228事件下集-part6


228事件下集-part7

二二八當時台灣仍是日本領土,外來的中國黨軍隊屠殺台灣人異族,慘酷無比!

馬英九仍以當年屠殺台灣人的心態,無視台灣的存在,拒絕查明並公布二二八及白色恐怖的加害人,使其出面懺悔道歉懲處,紀念無意義!又捏造九二共識要中國併吞台灣,更是台灣命運的殺手!

二二八屠殺是由蔣介石派軍第21師於1947年3月8日自基隆抵台後,下令軍隊在各地展開種族屠殺,有計畫捕殺全台菁英至少二三萬人,再以「綏靖」「清鄉」名義搜索抓人,總共屠殺十二萬多台灣人,元凶蔣介石躲在高雄指揮。

台灣澎湖原是日本領土,一九四五年因日本戰敗才被美國佔領!一九四七年發生二二八事件時,舊金山和約尚未簽署,台灣仍是日本領土,蔣介石派軍自中國渡海來台,外來的中國黨軍隊,視台灣人為異族,屠殺台灣人自認效忠報國,用機槍當街掃射民眾,台灣人恐懼害怕,逃至偏遠的農村或山區躲避,再以綏靖、清鄉名義全台遍地追捕抓人就地殺害,台灣人死傷當然無法計數!

因台灣不是中國的領土,外來的中國黨軍隊視台灣人為異族,有計劃的集體屠殺,是滅族的行為,因不能將六百多萬台灣人殺光,但殺死全部菁英使台灣人沒人領導乖乖效勞,讓獨裁統治不遭受抗拒,這種政治目的之滅族屠殺行為,是國際法明定唯一死刑犯罪。

種族屠殺違反國際法的事件,與希特勒一樣沒有追訴年限,台灣人民要繼續追緝元凶,要求公布真相,才能安撫二二八冤魂,使台灣人民共同省思走出悲情!

二二八是台灣歷史上最大悲傷,二二八當天發生暴動及事後中國黨藉口平亂,派軍隊渡海來台屠殺十二萬多台灣人,還被嚴禁口說「二二八」三個字四十年,否則立即逮捕殺害;台灣人在戒嚴施行軍事統治的槍桿下恐怖生活,悲痛不能說的悲慘事件,中國黨長期掩蓋實情,故意讓台灣人不能知悉二二八真相!

中國黨為逃避屠殺罪責,以二二八是中華民國內政事項予以淡化,惟一九四五年十月廿五日蔣介石奉美軍統帥麥克阿瑟命令,只是代表盟軍來台灣暫時接受日本軍投降,台灣仍非中華民國的領土,台灣人仍是日本國民,不是光復節,何能謊稱內政事項?一九五二年四月廿八日舊金山和約生效,日本才依和約宣佈放棄台灣澎湖領土主權,但未將台灣澎湖交給任何國家,依聯合國憲章台灣前途應由台灣人民決定,故台灣澎湖領土絕不屬於中國,目前國際地位未定!因中華民國在一九四九年已經滅亡了,故中華民國與台灣毫無關連!

如今中國黨仍拒絕交出二二八軍隊殺人檔案,繼續隱瞞屠殺真相,阻擾追緝元凶蔣介石,是痛打台灣人耳光,再對台灣人二二八!

台灣人追查二二八真相六十五年了,讓世紀最大迷團疑雲見陽光吧!

---------------------

以下所列人物為台灣二二八基金會所認定並公告的部分受難者列表,僅限於在二二八事件中及之後的屠殺行動中喪失生命或下落不明者,被捕入獄者則不記。由於該事件受難者過多,這裡只舉例比較有名的人物,不完全具備代表性。並按照受難者姓氏教會羅馬字拼音順序排列。

莊木火:瑞芳小學校長,於瑞芳市場遭到槍決。

楊元丁:藝人伊能靜的外公,基隆市副議長,二二八事件中基隆地區鬧米荒,運米車前往基隆因為沒有通行證,於是副議長楊元丁前往交涉,被軍人槍殺後踢入河中。

陳澄波:東京美術學校研究所畢業,台灣知名畫家,嘉義市參議員,擔任和平使者去水上機場慰問國軍卻被逮捕,未經審判,公開槍斃於嘉義火車站前。

陳炘:台北師範學校畢業,美國愛荷華的吉奈爾學院就讀,紐約哥倫比亞大學經濟學博士,「大公企業公司」創辦人,「二二八事件」後被警察帶走而遇害,信託公司的資產被沒收。

陳能通:基督教世家,京都帝國大學物理科畢業,任教於台南長榮中學、淡水中學校長,於校長宿舍中被軍人帶走後失蹤。

陳屋:抗日人士,臺北市參議員,於國軍掃蕩行動中遇害。

簡錦文:台北帝國大學畢業,基隆要塞司令部軍醫,在基隆要塞司令部上班後失蹤,家屬在掩埋現場民眾的幫助下,取得遺骨。

盧園:日本上田纖維專門學校纖維化學科畢業,淡水中學化學科教師,三芝北新莊田心仔人。訂婚當日早上,聽聞陳能通校長長女之哀求,出門營救校長,遭兩名持槍士兵射擊中彈。陸路封鎖,轉送到北投一家外科醫院急救,後又經淡水河以舢舨轉送雙連馬偕醫院救治,不治身亡。

顧尚泰:西醫,與好友中醫師李持芳、印刷廠技師王濟寧一同被槍斃於虎尾鎮和平路東市,地方民眾於1975年建廟,三人於1977年入祀,名虎尾三姓公廟。

廖進平:台中葫蘆墩區役所書記,台中州豐原郡神岡庄議會議員,社會運動家,於台北八里被捕後失蹤。

許朝宗:藝人許效舜的祖父,八堵火車站副站長,於二二八事件時不聽親友之勸阻,為免耽誤火車正常營運堅持上班,後連同同事共八人被軍車帶走後失蹤。

郭章垣:日本慶應大學醫科畢業,宜蘭醫院院長,二二八事件時被軍人侵入家中帶走,後發現陳屍於宜蘭頭城媽祖廟前。郭章垣遇難後,郭妻發現一張書信:「生離祖國,死歸祖國,死生天命,無想無念」。

郭守義:日本昭和醫專畢業,基隆博愛醫院院長。二二八事件中被軍人擄走後開槍擊中左胸死亡。

黃媽典:台灣總督府直屬醫學校(今國立台灣大學醫學院)畢業,日治時代任朴子街長(今鎮長),台灣總督府評議會員,經營嘉義客運,台南縣商會理事長。二二八事件時任台南縣參議員,在新營被槍斃示眾。

李仁貴:臺北市參議員,經營「御成軒」,台北商工協會理事、台北電氣廣福產業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於住處無故遭便衣特務逮捕被害。

李瑞漢:日本京都中央大學法科畢業,高等文官司法科考試及格,臺北市議員,臺北律師公會會長。憲兵第四團團長張慕陶以臺灣省行政長官陳儀邀請開會為由,將李瑞漢兄弟及參議員林連宗一同帶走,竟一去不回,律師事務所遭到劫掠,孩兒送到孤兒院。

李瑞峰:李瑞峰,執業律師,與兄長李瑞漢同是中央大學畢業,與兄長、及參議員林連宗同被四名便衣和一個憲兵軍官帶走。

李丹修:基隆八堵火車站站長,連同車站副站長、總務、運轉、剪票員等八人於二二八事件時被軍人押上軍車後失蹤。

林旭屏:東京帝國大學法務部畢業,日本高等文官考試及格,台籍菸酒專賣局專賣局菸草課長,二二八事件時外省籍員工皆離去,林旭屏照常乘公車上班,被軍人騙出後殺害,陳屍於台北市南港橋下。

林連宗:日本中央大學畢業,行政科及司法科雙料高等考試通過,台灣省制憲國民大會代表、台灣省參議員、台灣省律師公會會長、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委員;省參議會中多次質詢臺灣警政、教育以及司法方面時弊,並提案組織地方監察委員會、撤銷壟斷經濟的貿易局以防貪污腐化及壟斷操控,引起國民政府不滿,於二二八事件中被憲兵帶走失蹤。

林桂端:日本早稻田大學法律部畢業,執業律師。因幫王添灯辯護,二二八事件中,憲兵隊長藉口王添灯有事找林桂端律師談話,於是率領四位帶槍的憲兵將林桂端從家中帶走後失蹤。

林茂生:東京帝國大學文學士,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哲學博士,台灣歷史上第一個哲學博士(1929年)和留美博士,長榮中學教務主任、台南師範學校兼職、台南商業專門學校任教,曾於終戰後協助接收台灣大學,並創辦《台灣民報》,結交了不少外省籍的朋友,擔任台灣文藝社理事,與另一位江西籍的理事曾經過從甚密。「二二八事件」時被八名武裝人員藉口陳儀長官找談話並帶走,一去不回。

阮朝日:台灣總督府國語學校畢業,福島高等商業學校畢業,《台灣新生報》總經理,「二二八事件」後在自宅被強行逮捕,從此失蹤。女兒阮美姝至今仍積極從事「二二八事件」研究,2002年三月十二日曾在屏東設立私人紀念館(阮朝日228紀念館),2007年六月紀念館經營結束,文物分為四部份,分別保存於台北的台灣神學院、台南的真理大學麻豆分校、阮美姝二二八紀念室及施國政先生(阮朝日二二八紀念館執行長)。

黃阿統:台北第二師範畢業,新竹客籍,淡水中學訓導主任,清晨到校處理遇害的學生,卻與校長一同被帶走後失蹤。

施江南:京都帝國大學醫學博士,台灣第二位醫學博士,京都帝國大學醫學部內科專攻。日治時期曾任台北州議員、「皇民奉公會」中央本部參事、「台灣奉公醫師團」本部理事。戰後曾任「台北市醫師公會」副會長、「台灣省科學振興會」主席,二二八事件中遭整肅殺害。

宋斐如:台北高等學校、北京大學經濟系畢業,行政長官公署唯一一位做到一級單位副首長(教育處副處長)的台籍高級官員,《人民導報》創辦人,「二二八事件」時在自宅被強行逮捕,從此失蹤。

湯德章:執業律師。1946年參選省參議員,被列為候補參議員。二二八事件爆發後,3月6日「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台南市分會」成立,被推為治安組長。3月11日被捕,3月12日,湯德章被反綁懸吊刑求一整夜,肋骨被槍托打斷,在遭受酷刑後,雙腕被反綁,背後插有書寫名字的木牌,押上卡車,繞行市街,神情自若,並向四周市民微笑,然後押赴今日台南市民生綠園(已更名為湯德章紀念公園)槍決,臨刑時向士兵破口大罵。湯氏被槍決後,士兵不讓他的家人收屍,任其屍體暴露,經過家人一再哀求,才准許以毛氈覆屍,但屍體仍不得立即移走,死後曝屍三日。3月中旬,國府派國防部長白崇禧來台「宣撫」。白氏來台後,下令將被關在軍法看守所的所謂「二二八疑犯」,全部移送台灣高等法院審理,結果高等法院的判決書下來:「湯德章無罪!」

王添灯:日治時期實業家,戰後擔任三民主義青年團台北分團主任、台灣省參議員、《人民導報》社長、強烈批判行政長官公署腐敗、公務人員貪污。「二二八事件」中被國軍憲兵第四團團長張慕陶審訊時淋汽油燒死。

王育霖:東京帝國大學法律系畢業,司法官高考及格,日治時期的律師,台灣第一位檢察官,戰後曾任新竹地檢署檢察官。「二二八事件」中被秘密處死。

吳金鍊:台灣新生報日文版總編輯。日治時期曾任《台灣新民報》台南支局長、宜蘭支局長,並曾任職於總社社會部、政治部,因刊登「二二八事件」之報導被害。

吳鴻麒:吳伯雄之伯父。戰後曾任台灣高等法院推事;「二二八事件」中在法院被帶走,四、五天後,陳屍於南港坑道口。曾因判定一件軍民糾紛,得罪一位軍官而惹禍。

蕭朝金:日治時期牧師,三民主義青年團岡山地區負責人,「二二八事件」時出面交涉被捕青年,一去不回,受盡酷刑後遭槍斃。

許錫謙:花蓮人,知名作家楊照的外祖父,三民主義青年團花蓮分團擔任宣傳幹事及該團7名幹事之一。「二二八事件」爆發後擔任「青年大同盟」總指揮,「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花蓮分會」成立後為該會重要幹部。後走避台北,經當時官派花蓮縣長張文成及憲兵隊遊說其叔父勸說回鄉,於返回花蓮途中遭埋伏的軍憲人員捕殺。

張七郎:醫師;曾任花蓮縣參議會議長、台灣省制憲國民大會代表;「二二八事件」後,與其三子張果仁醫師與長子張宗仁醫師被軍隊帶走,一家三口均遭殺身之禍。後來證明是被當時的花蓮縣長張文成挾怨報復[101]。其次子張依仁醫師曾前往中國東北病院服務,醫治過蔣介石腹瀉。張依仁被搜身時,衣袋內有一枚現職軍醫上尉證章,及蔣的親筆手條,才免去殺身之禍,後避居日本。當時,臺籍人士林頂立任職保密局,借職務之便,誣告張七郎。官派花蓮縣長張文成請廿一師獨立團第五連連長董至成密裁張家。因張依仁特殊的遭遇,保密局南京站在此事爆發,震驚地方之後,指示台灣調查站明確指出「張為一良善之代表,未曾參與事變之活動,似此不分善惡而捕殺,今後公家之事何人敢為。」爾後,林頂立定居中台灣安享天年至1980年。張文成下落不明,一說他後來返回大陸。

潘木枝:日本東京醫學專門學校畢業,東京長谷川內科醫院實習三年,免費醫治付不出醫藥費的窮人,救了蕭萬長在內的許多市民的生命,事變時任民選嘉義市參議會參議員,1947年3月25日與畫家陳澄波等多人沒有經過公開審判就被綁赴嘉義市火車站前槍斃示眾,兒子潘英哲死在不久後的清鄉掃蕩中。

部份倖存者和親歷者

蔣渭川:知名非武裝抗日人士蔣渭水[102][103] 的弟弟。當時國民黨派特務暗殺,蔣渭川僥倖逃過一劫,但其女兒蔣巧雲遭到殺害。蔣渭川雖然還是與國民黨合作,但只是樣版,而且失去台灣人的信任。

張秀哲:原名張月澄,魯迅的台灣學生,台北人,事變時任長官公署經營的紡織公司協理,將許多戰後從唐山過來的朋友藏在自己的大宅裡,保護他們的安全,國府大軍到台後,被特務從家裡帶走,家族用盡政商關係,還送了大錢,才讓他免於被殺,從此躲在家裡不問世事。

洪炎秋:魯迅、周作人、許壽裳的台灣學生,彰化鹿港人,和台南人宋斐如同期到北京大學留學,事變時任臺灣省立臺中師範學校校長,事變後被國府當局以「鼓動暴亂,陰謀叛國」罪名撤職查辦,在自己的老師許壽裳力保下被釋放。

莊垂勝:洪炎秋的彰化鹿港同鄉,事變時任臺灣省立臺中圖書館館長,被推舉為台中市二二八事件時局處理委員會主任委員,事變後被國府當局以「鼓動暴亂,陰謀叛國」罪名撤職查辦,通過洪炎秋和許壽裳的緊密師生關係倖免被殺。

張深切:魯迅的台灣學生,南投草屯人,事變時任臺灣省立臺中師範學校教務主任,事變後蒙上「鼓動暴亂,陰謀叛國」罪名,躲藏了半年,通過洪炎秋和許壽裳的緊密師生關係及魯迅和許壽裳的兄弟情誼倖免被殺。

杜聰明:台灣醫學家,醫學博士,台北淡水人,事變時任台灣大學醫學院藥理學教授兼院長,事變後躲了半年,總算逃過國府軍警特務的捕殺。

蔡丁贊:台灣醫學家,醫學博士,台南人,台南市民營蔡耳鼻咽喉科醫院院長,事變時任台南市參議會參議員,後被抓捕,倖免被殺。

朱點人:台灣作家,台北萬華人,用日本語和漢語寫作;左傾成為地下共產黨員,白色恐怖中被國民黨特務捕殺。

呂赫若:原名呂石堆,台灣作家,台中人,用日本語和漢語寫作;「二二八事件」後左傾逃入台北縣石碇鄉鹿窟打游擊,被毒蛇咬死,是鹿窟紀念碑提到的白色恐怖受難者。

鍾浩東:高雄美濃客家人,鍾理和弟弟,事變時任基隆中學校長,後左傾成為地下共產黨員,白色恐怖中被國民黨特務捕殺。

蕭道應:屏東佳冬客家人,事變時任台灣大學醫學院法醫學科教授兼主任,後左傾成為地下共產黨員,白色恐怖中被國民黨特務抓捕,轉向。

柯喬治:美國外交官,在二次大戰前即住在台灣。在擔任美國外交服務幹事和副領事之時,目睹了二二八事件,後來將此經歷寫入《被出賣的台灣》。

艾倫·謝克頓(Allan J. Shackleton):紐西蘭籍聯合國駐台官員,目睹了二二八事件,後來將此經歷寫入《福爾摩沙的呼喚》

創作者介紹

彭淑禎

彭淑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