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蔡衍明顛倒黑白的言論,王丹憤怒拒買《中國時報》!
蔡衍明挾其掌控的龐大傳媒為中國鎮壓民主、踐踏人權的政權擦脂抹粉,不僅不惜扭曲事實,更企圖異化台灣的民主自由,則是我們必須共同積極對抗的大事。

 【政治觀察】蔡衍明:真希望能看到統一的那天2012-02-01 12:30

 拉攏兩岸靠攏的商場大亨

旺旺集團老闆蔡衍明針對六四和兩岸統一的言論引發爭議,六四民運人士王丹還公開表示拒看《中國時報》,本刊特地摘譯該文,呈現《華盛頓郵報》報導原貌。

【文/邰客倫】

台商表態是這次總統大選的勝負關鍵之一,未來也可能影響馬政府的兩岸政策走向,台灣億萬富豪旺旺集團董事長蔡衍明,接受美國《華盛頓郵報》記者安德魯‧希金斯(Andrew Higgins)訪問時表示,「不管你喜不喜歡,兩岸統一遲早要發生」,並且評論天安門大屠殺的報導其實很多都不正確,「我知道並不是真的有那麼多人死掉。」

蔡衍明這番話引發爭議,六四民運人士王丹還公開表示拒看中國時報;而據瞭解,蔡衍明在這篇報導登出來之後,在中時內部高層會議上,為自己的談話不謹慎,造成同事受到外在壓力的困擾,表達歉意,並深切反省,蔡衍明也澄清自己的話受到斷章取義,尤其是有關天安門事件陳述部分,未來將發函更正。但他也在中時及旺旺的尾牙宴上向全體同仁強調:「要支持九二共識!」

《華盛頓郵報》是在今年一月二十一日刊登了安德魯的報導。本刊特地摘譯該文,呈現《華郵》報導原貌。

該篇文章在首段寫道:「台灣台北報導--就在上周末台灣舉辦總統大選的不久前,蔡衍明,這位多數時間停留在中國大陸的台灣本土億萬富豪,登上他的灣流200型(Gulfstream 200)私人商務噴射機,準備飛回台灣投票。」

「同時,超過二十萬名的大陸台商也急著趕回台灣,投票支持力主增進兩岸關係的現任總統(按:馬英九),也協助他最後以相當程度的差距,安心贏得選戰。」

「不過,蔡衍明對拉攏兩岸關係的使力程度,可是遠遠超過他手上的那張選票。他不僅在中國大陸擁有數十家生產米果等產品的工廠,並在台灣掌控了多家媒體,藉此將民主能量豐沛的台灣海島與政治極權、經濟蓬勃的中國大陸兩者極力拉攏綁緊,讓兩岸關係進入前所未見的高度緊密狀態。」

「記者下筆前必須審慎思考」

「『不管你喜不喜歡,兩岸統一遲早要發生』,旺旺集團董事長蔡衍明表示。旺旺集團是一個不斷蔓延擴張的企業集團,經營領域從最主要的食品業,跨足至媒體、旅館、醫院以及房地產等。」

安德魯報導指出,「儘管多數民調顯示,僅有極少部分台灣民眾願意與中國大陸統一合併,但蔡衍明卻表示他已經迫不及待:『我真的希望自己能看到統一的那天。』」

「蔡衍明,這位根據《富比世》(Forbes)雜誌指出排行全台第三名的富豪,祇有他,撒下鉅額重資、試圖運用媒體來影響、形塑公共輿論。批評者指出,蔡衍明旗下媒體的言論經常總是唱和著北京中共當局的觀點。他掌控了台灣三份主要報紙,一家無線電視台,數份雜誌以及一家有線電視系統頻道。蔡衍明並試圖買下台灣第二大的有線電視系統(按:中嘉網路),而這個交易案目前仍待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審核。」

「蔡衍明在二○○八年買下當時台灣的主要大報之一《中國時報》後不久,該報一篇文章描述中共官方派出的談判官員(按:中國海協會長陳雲林)是「C咖」,總編輯(按:時任《中國時報》總編輯為夏珍,現職係《時報周刊》社長)隨即遭到撤換。而二○○九年開辦的《旺報》,更是天天刊載中國大陸各式各樣的正面利多消息,以及台灣與大陸關係改善後帶來哪些好處。」

蔡衍明在台北自家飯店接受安德魯採訪時表示,「新聞記者是可以自由地做各種批評,但是『在下筆前必須要審慎思考』,並且要避免『侮辱』性的言論,以免遭來攻訐。」他說,那位被調職的總編輯是位非常有才華的寫手,但是她「冒犯了別人而傷害到我。她冒犯的不祇是大陸人士,還有許多人、事都一樣。」

「並不是真有那麼多人死掉」

《華郵》寫道,專門監督全球自由現況的非政府組織「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在去年發表報告指出,「台灣的媒體自由環境在亞洲地區堪稱數一數二」,而中國大陸則是「全球言論管制最嚴厲的地區之一」。但「自由之家」也警告,橫跨兩岸、與日俱增的商業聯繫,雖然縮短了海峽兩端的距離,卻也可能「令媒體老闆與記者們必須撰寫粉飾中國真相的報導,藉以保護老闆們的利益。」

但蔡衍明在受訪中否認他藉此逢迎、巴結中共官員,以保護自己的事業擴張。他說,他祇是想幫助台灣克服對中國大陸的恐懼。他說中國大陸「很多地方是非常民主的。非常多的事情都不像外界想的那樣。」他接著說,中國大陸「正不斷地向前邁進」,而「台灣卻前進遲緩」。

蔡衍明向《華郵》表示,選舉是好事,不過經濟更須優先。「我們多數人都沒想過將來當上董事長或總統。……從一般百姓的觀點來看,最重要的就是吃得好一點、睡得好一點、生活快樂一點。」

蔡衍明也說,以前他和很多人一樣都害怕中國共產黨,所以不敢到中國大陸冒險做生意,但就在一九八九年「天安門事件」發生後,他開始有所改變。當時中共鎮壓學生的事件讓絕大多數的台灣民眾感到憤怒不已,而他卻對一名抗爭人士用自己肉身阻擋中共軍方坦克車隊的畫面深感震驚。他說,那個人後來沒有被殺,這顯示關於天安門大屠殺的報導其實很多都不正確:「我知道並不是真的有那麼多人死掉。」

《華郵》在文中補充六四事件的資料指出,「中共當局的宣傳機器也總是把這件事情拿出來,藉此宣揚中共軍隊的『重視人性』。不過,那位當年以肉身阻擋坦克車隊的人下場如何,至今依然不明,但是一九八九年六月三日至四日間,北京城內確實有成百上千的人慘遭屠殺。」

否認陸資「我自己就有錢啊」

《華郵》報導指出,「從那時候起,蔡衍明開始把旺旺集團的事業重心移往中國大陸,該集團在大陸雇用員工超過五萬人,而在台灣的員工僅有六千人左右。旺旺在中國大陸有三三一個銷售辦事處,在台灣祇有二個。他的私人噴射機也刻意把機身漆成紅色。蔡衍明說,因為旺旺以銷售食品為主,所以旺旺「需要嘴巴」:「台灣祇有二三○○萬人,但大陸人口超過十億。最重要的是,中國大陸市場太大了。」蔡衍明賺的錢,超過九○%來自中國大陸。

《華郵》寫道:「當初蔡衍明買下《中國時報》和電視台(按:中視、中天)時,便有謠傳蔡衍明是在北京中共當局的授意與金錢資助下才來買媒體,目的是避免媒體落入《蘋果日報》黎智英的手裡。」

「當時黎智英差一點就可以完成這筆交易,卻在最後一刻因蔡衍明拿出更多鈔票,鎩羽而歸。」

「對此,蔡衍明則否認北京當局曾提供資助。『我自己就有錢啊,為什麼還需要拿他們(中共)的錢?』他說。」

祇是禮貌「我不喜歡拍馬屁」

安德魯引述了曾任《中國時報》的記者指出,自從《中國時報》被蔡衍明買下後,整個報紙的言論方向隨即驟變,明顯轉向擁護中國與中共的一邊。旺旺中時集團的企業簡介手冊中寫著,集團的目的是要讓《中國時報》成為「最有影響力的中文報紙」,以此來「讓大眾受益」,並「促成海峽兩岸的和平與和諧」。然而,台灣大學新聞研究所教授張錦華指出,蔡衍明的媒體「言論非常偏頗」,總是祇報導有利於中國的正面消息。

目前定居台灣的天安門學運領袖吾爾開希則對《華郵》透露,他過去經常受《中國時報》邀約撰寫評論,但後來就再也沒接到邀稿通知。

《華郵》報導:「二○一○年,一名中共省委書記訪台時(按:中共湖北省委書記羅清泉),蔡衍明要《中國時報》在頭版報導此事,內容中寫道『總裁蔡衍明代表旺旺中時所有同仁歡迎羅書記』。」這名中共官員還受邀拜訪同屬蔡衍明旗下的中天電視,並歡迎該官員「蒞臨指導」。

「對此,蔡衍明表示他當時祇是一種禮貌性的表達,他否認藉由諂媚中共官員來幫助自己在中國大陸的事業。他用中國的俗語說:『我不喜歡拍馬屁。』」□★

....................................................

向淪為極權化妝師的蔡大亨說不(黃國昌、瞿海源)

2012年 01月30日

在《華盛頓郵報》(The Washington Post)接受普立茲獎得主Andrew Higgins專訪,對於任何在台灣的媒體老闆而言,都是一件值得大書特書的事。然而,《華郵》在1月21日刊出對旺旺中時集團主席蔡衍明的訪問報導「Tycoon prods Taiwan closer to China」,卻未見諸絕大多數的台灣媒體,甚至由蔡大亨所領導的三中集團亦隻字未提,讓人著實納悶,不知是同業相妒,還是三中太謙。不過,讀者只要自行閱讀《華郵》的報導全文,即會頓時明瞭,沒有報導,其實是對蔡大亨的禮遇與保護。這個現象,也透露了台灣民主自由所正面臨日益險峻的危機。

蔡大亨在那篇報導中坦率地承認,之所以「開除」將陳雲林描述為一個中國C咖政治人物的《中時》編輯,是因為「他冒犯了許多人而傷害到我」,蔡大亨更意有所指的表示:「記者雖然有批評的自由,但是下筆前必須考慮後果。」同樣令人震驚而錯愕的是,蔡大亨不僅表示「中國在許多地方是很民主的」,更公開企圖為中國共產黨在六四天安門事件的暴行掩飾辯護,聲稱「關於屠殺的報導不是真的,我認知到死的人不可能真的那麼多」!蔡大亨近乎淪為中共傳聲筒的言論,迫使Higgins必須立即在報導中補充陳述「的確有數百人於1989年6月3-4日在北京遭到軍隊殺害」,以免讀者遭到誤導。

看完蔡大亨顛倒黑白的言論,所有人應不難理解,為何中國民運人士王丹會憤怒地隨即在其「臉書」宣布:本人即日起拒買《中國時報》!或許將令這位昔日六四學運領袖更加痛苦而無奈的是,蔡大亨根本不會在意他(甚至不會在意任何人)是否拒買《中時》,掌控媒體影響台灣公共輿論、政經發展的無形、但卻更深更遠的收益,才是蔡大亨真正關心的事情。誠如蔡大亨在報導中所言:「旺旺需要的是吃飯的嘴,台灣只有2300萬人,中國卻有10億以上的人口……最重要的事情是,中國的市場太大了!」這個表白,也充分解釋了,為什麼《中時》及《旺報》在台灣是到處用「送」的,銷售量根本不是重點。

異化台灣民主自由
純粹由經濟學的觀點,蔡大亨的確是一位「理性的生意人」,他只問「利潤」,他不必去思考,為何是在他所輕視的台灣小島上,儘管絕大多數的住民反對與中國統一,但卻願意絕對地保障他主張台灣應盡速與中國統一的言論自由;相反地,他所極力吹捧的中國,卻嚴厲而殘酷地打壓異己,不容任何反對中共的言論,迄今仍悍然地禁錮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先生,讓諾貝爾和平獎的頒獎典禮,出現有史以來的第一張空位子!

對於絕大多數生長在台灣的我們而言,不僅沒有蔡大亨的Gulfstream 200私人噴射機,更沒有蔡大亨的地位與餘裕不去認真地思考,我們到底要留給自己及後代子孫什麼樣的人文社會與生長環境?我們如果不能有智慧地捍衛在這塊土地上得來不易的民主、自由與人權,又何能侈言台灣的經驗必將引領中國走向民主自由的道路!我們如果不能勇敢地向類如蔡大亨這種甘心為個人利益而淪為極權化妝師的人說不,又怎麼能避免讓自己沉浸在民主的幻覺之中,卻一步步將自己的命運交由少數兩岸權貴決定的未來!

追求統一是蔡大亨個人的政治信仰自由,我們雖不贊同,但願極力捍衛。不過,蔡大亨挾其掌控的龐大傳媒為中國鎮壓民主、踐踏人權的政權擦脂抹粉,不僅不惜扭曲事實,更企圖異化台灣的民主自由,則是我們必須共同積極對抗的大事。

黃國昌為中央研究院法律學研究所副研究員、澄社社長;瞿海源為中央研究院社會學研究所研究員、澄社社員

創作者介紹

彭淑禎

彭淑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