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中常委賣含塑化劑飲料二十年,統一跟賓漢進貨二十多年,也就是統一賣含塑化劑飲料二十多年,為什麼統一只驗出寶健有含塑化劑,統一應該是每樣飲料都含塑化劑才對,顯然衛生單位有事先通知統一,為了避免啟人疑竇,犧牲寶健,否則無法解釋跟賓漢進貨的事實,所以馬英九拖拖拉拉的就是為了掩護國民黨高幹賣黑心貨,想想看!食品法多年沒修是誰的責任;這些國民黨在國會佔四分之三多數,領了高薪的立法委員才是此次塑化劑毒害人民的罪魁禍首。還有多少過時的法案壓在立法院未修;馬英九的國安會議有用嗎?我看跟放屁一樣、國民黨公務體系與財團掛勾已深!馬英九是共犯結構的遮羞布。到底在計畫什麼不人為知的事?

塑化劑一石二鳥的報復之計來一一討論:

1.發現塑化劑是3月中旬?
2.馬英九會傻到看報才知道嗎?不要被矇騙了
3.新聞搜集到 5月11日那天發生了什麼事呢?
4.對於涉及江國慶冤案的前國防部長陳肇敏,因為過了追訴期而無刑責,兩個月空窗期,是不是早就計畫好來轉移焦點,一來修理賴昱伸異議人士,二來江國慶的冤獄這把火不要燒到國民黨形象,真是一石二鳥高招之計?

2011/5/23 18:35 媒體的事件起點是,起雲劑添塑化劑牟利,賴姓主嫌收押,這個新聞事件造成全台的恐慌與轟動。

環署追源昱伸塑化劑來自聯成中資是中國,在台灣是最大的塑化劑廠. 生產DEHP,是所有一手販賣塑化劑的廠商,都是賣給用於工業用途的下游,除了金童將此產品名稱擅自改為SD潤滑油出售給昱伸,所以整件事涉及刑事罪行的只有金童和昱伸,像是房屋滲水要先找源頭才能產除根源的目的,那麼相同販售主要的廠商都是國民黨的金主聯成牠們的原料都是無毒?昱伸的塑化劑來自聯成卻是有毒矛盾說法,碰到自己人司法會轉彎,無法向人民交代吧!每天都是昱伸負面頭條新聞大肆報導,請看以下新聞塑化劑流向圖,唯獨昱伸標題下的很重寫黑心,聯成是上游供應者就不黑心嗎?看了一篇「剝蕉案」的事件手法為了打擊政敵,不也是國民黨的霸權作風相似嗎?國民黨黑手伸進昱伸報復心態,順我者昌、逆我者亡,針對性剷除台灣異議人士,那檢調單有分顏色嗎?為什麼都不抓去關?不判刑?

馬英九金主- 南亞
馬英九金主- 聯成
卓伯源金主- 協成化工

馬英九會傻到看報才知道嗎?由TVBS發佈了事件的起點,其實是衛生署早在4月7日就驗出飲料違法,添加物塑化劑DEHP。近兩個月的空窗期,江國慶冤獄再審媒體也沒追問,千夫所指的陳肇敏錯殺案的刑事責任?是計畫要怎麼對付台灣意識的人?

2011/5/24 01:02 pm 還披露了一位破案英雄---源自於一名52歲楊姓媽媽檢驗員,在3月中旬因為雞婆而立大功的事蹟,憑添一段佳話。(這段佳話也成了疑點) 疑點:作好人好事為麼不敢報全名,早就串通好了,還是官員指派你查的,說要修理異議人士

在網路蒐集新聞看到自由時報這篇叫做〈馬英九用一個英文字騙你 〉,作者是昱伸公司少東賴昱伸。所以才被政府打壓 !!馬政府那麼多廠商放著不抓,偏去修理自由報系記者家開的公司...這背後動機就是罵馬文的下場嗎,令人存疑...

塑化毒劑下肚幾十年?
昱伸、賓漢,師兄弟毒出同門
1965年 蔣介石任內批准台灣塩野香料投資設立 (新北市新莊區)
1965年 蔣介石任內批准千賓香精原料公司成立 (新北市新店區)
1973年 蔣介石任內批准賓漢香料公司設立 (新北市土城區)

毒害台灣60年
一手念經 一手摸奶:
高舉清廉大旗 卻大撈特撈
一邊脫西裝高喊環保,另一邊毒害台灣人 絕子絕孫。
滿嘴愛台灣,實際18趴優退肥吱吱。
趴在地上親吻土地,實際餵百姓塑化劑。

草菅人命的黑心奸商財團-為何檢方還沒收押

黑心塑化劑愛用者長期挺馬 國民黨應說明
這些黑心集團長期支持國民黨「是地方大家公認的事實」。

馬英九金主-大潤發自製的提拉米蘇蛋糕,驗出遭塑化劑污染。
馬英九金主-統一集團/賓漢毒塑至少用了20年
馬英九金主-統一集團/聯華食是統一超供應商
馬英九金主-味全 (頂新魏家)
馬英九金主-黑松
馬英九金主-泰山
馬英九金主-金車
馬英九金主-維他露系列飲品
馬英九金主-盛香珍
馬英九金主-知名大廠郭元益
馬英九金主-味丹
馬英九金主-悅氏捐錢給馬蕭
馬英九金主-杏輝醫藥集團
馬英九金主-永信藥品工業股份有限公司
馬英九金主-生達化學製藥
馬英九金主-長庚生技
馬英九金主-台塑生醫
馬英九金主-友華生技
馬英九金主-明德製藥
馬英九金主-汎生製藥
馬英九金主-福華"起淫劑"香川粥
馬英九金主-中天生物科技(4128-TW)董事長路孔明
馬英九金主-中化製藥(馬以南老東家)

國民黨籍桃園縣立委陳根德擔任董事長 兩家生技公司產品都驗出含塑化劑
↓景岳公司曾在2009年獲得關中頒發全國消費滿意金牌獎。

---------------------------

我可以舉一個有點扯得上邊的歷史事件來說,大家都知道的----
「剝蕉案」、「香蕉弊案」、「金飯碗事件」、「吳振瑞案」皆為同一事件

當初風聲鶴唳,腥風血雨,多少人被牽連,被關被整。結果,過了幾十年,答案揭曉,是太子幫跟夫人派的鬥爭哪!問題是,答案是正式揭曉了嗎?

揭曉的人有證據證明,當時抓人辦人不是真的要整肅政風、抓賄打貪?
有證據證明其實就是為了要拉下一個政府大員而設的舖天蓋地鬥爭陰謀?

剝開蕉神冤案真相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10/new/jun/9/today-art1-2.htm

新台灣史研習營記事
http://www.twcenter.org.tw/g02/g02_09_02_09.htm

為蕉界功臣吳振瑞冤案平反憶往(台灣公論報 June 29th, 2007)

文/馮清春

1963年,日本開放台灣香蕉進口,立刻風靡全日本,10年間,香蕉種植成為台灣主要的產業之一,為台灣賺取可觀外匯。在那段風光的日子裡,滿園黃澄澄的香蕉,就像是滿山的金礦一樣,使得台灣儼然成為一個香蕉王國。

2003年7月15日,是已故香蕉大王吳振瑞先生逝世十週年忌辰。本想為文紀念這一位值得尊敬的蕉界功臣,不巧賤軀偶有不適,就耽擱下來了。

2004年5月7日晚,在年代電視《台灣心聲》節目,看到主持人訪問現任全美台灣同鄉會會長吳庭和先生,談「剝蕉案」的始末,吳庭和是吳振瑞先生的三公子,對於所謂的「剝蕉案」的真相,自是比誰都清楚。談話中數次提到「農民聯盟」為其令尊平反冤案一事,因而觸動了我寫此文的動機。本文著重平反的經過,蕉案本身因牽扯的人與事錯綜複雜,非三言兩語說得清楚,故不作太多鋪陳,僅簡略述及作為背景說明。

1969年3月7日,爆發了轟動一時的所謂「剝蕉案」,又稱「金盤金碗案」。媒體爭相報導,喧騰海內外。當時正值蔣介石統治的專制時代,輿論受到箝制,所有報導都統一口徑,直指時任高雄青果運銷合作社理事主席的吳振瑞貪污,嚴重剝削蕉農,故稱「剝蕉案」,涉案的一干人則被稱為「蕉蟲」。
 

所有新聞極盡聳人聽聞之能事,無任何平衡報導,以致社會大眾多有被誤導,以為吳振瑞是十惡不赦的大蕉蟲,一時成了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但多數農民則不管相信與否,都對吳振瑞存有好感。因為在他主持高雄青果社的十年間(1960─1969)台灣香蕉一片榮景,蕉農確實賺了一些錢,自然要心存感激了。

吳振瑞主持青果社時期,香蕉在日本市場佔有率為90%,年出口量高達2700萬箱,每年賺取外匯6000萬美元,創造台灣蕉農的黃金歲月。高屏地區的蕉農,尊稱吳振瑞先生為「蕉神」,非為無因。「蕉案」發生後,年出口量一下子降為700萬箱,其後即一蹶不振,終至今日幾已絕跡日本市場的悽慘下場。撫今追昔,不能不令人懷念起吳振瑞標竿時代的偉大成就。

「蕉案」發生的原因,據吳振瑞及其子庭光、庭和兄弟的說法:

其一是吳振瑞得罪了青果輸出公會。這是吳振瑞推動「五五制」的必然結果。「五五制」之前,台蕉輸日權完全壟斷在青果輸出公會(即連戰的親家陳查某等人)手上。蕉農任憑盤剝,根本無利可圖。「五五制」施行後,輸出權一半爭回青果社的手裡。台蕉出口,少了一個「中間剝削,特權壟斷」的一關。這當然阻礙了許多人的財路,於是向當局不斷進讒言,因之,吳振瑞危矣。

其二是吳振瑞因「律頓」事件,得罪了當時蔣經國面前的紅人李國鼎。律頓公司是代理美國紙箱機械的一家公司,經理為李國鼎之弟。按當時台灣香蕉係以竹籠包裝,律頓以要幫助改進台蕉的一貫作業,應立即改用紙箱為由,依恃其背景,以強硬的態度要迫吳振瑞簽約。吳振瑞認為條件太苛,是「不平等條約」,當場表示反對之意。於是吳振瑞與李國鼎之間,展開長達兩年的「紙箱攻防戰」,民不與官鬥,最後吃虧的當然是吳振瑞了。

其三,吳振瑞是國民黨內鬥的犧牲品。蔣經國當時即將昇任行政院副院長,接班態勢已明。眼前妨礙小蔣登基之路的,就是宋美齡。而時任中央銀行總裁兼外貿會主席的徐柏園,是宋美齡的親信,為宋美齡的氣焰立威,莫過於像徐柏園下手,這樣財經就完全掌控在小蔣手上了。徐柏原是同意「五五制」的關鍵性人物,當時青果社贈送的金盤,讓小蔣找到了下手的機會,於是爆發了家喻戶曉的「金盤金碗案」。

另有兩說,一為蔣經國要安排200位退伍軍人到青果社服務,為吳振瑞所拒,因而得罪了小蔣。一為吳振瑞有意競選增額立委,因非國民黨規劃中人選,吳執意參選而遭忌,此兩說均為吳振瑞所否認。

1972年5月10日,高雄青果社舞弊案最高法院判決確定。吳振瑞被判刑2年6個月。二審時因查無舞弊情形,故以違反政府依國家總動員法所發禁止黃金買賣之命令判刑。這裡必須要一提的是,所謂禁止黃金買賣係指「純金金塊」而言。而青果社向銀樓購買的金碗等乃屬「黃金飾品」,並非「純金金塊」,根本無所謂違法,故改以背信、侵佔入罪。但當時贈送金碗給有功人員,是經過社員大會通過,授權理事會處理,何來背信,侵佔?可見剝蕉案全然是個冤案無疑。

走筆至此,必須調轉筆頭,敘述一下當年平反的動機及經過。台灣農民長年在「犧牲農業,扶植工業」的政策性壓迫下,習於認命苟且。

1987年12月8日,台中山城地區農民,為抗議當局開放美國柑橘等水果進口,數千名農民集結在立法院及美國在台協會示威。農民首度發生怒吼,牽動最深層的民怨,遂成洶湧澎湃之群潮。翌年連續發生316、426、516、520等農民遊行事件。

6月28日,農民抗爭團體,成立了「台灣農民聯盟」。

二月下旬起,農盟有感於台灣香蕉的價格低落,最嚴重滯銷。全台各地推滿腐爛的香蕉甚多,蕉農在抱怨之餘,一再緬懷造就香蕉黃金時代的蕉王吳振瑞。農盟在介入及策劃「816」蕉農街頭抗議之同時,即已開始進行有關「蕉案」資料之蒐集,並嘗試與該案有關人士接觸,但多不敢正面回應。如:美濃籍之畫家邱潤銀,為青果社前任監事主席,在該案中被冤枉判刑。當筆者與同伴前往拜訪想瞭解「蕉案」真相時,竟緘默不語,面露驚恐表情。至今每當路經美濃中壇,看到他那棟人去樓空的白色樓房時,仍難免會想起那一幕情景。

8月底農盟主席林豐喜抵日參加「糧食自救會議」之便,專程拜訪淪落東京的該案主角吳振瑞。經其首肯並提供資料,乃開始展開平反該案之籌備工作。

1989年10月6日,期待已久的吳振瑞回國了。為了迎接這一位含冤受屈,流落異鄉13年的蕉王,我們在半個月前就開始作動員的工作。我們在屏東地區發動了26輛遊覽車,加上旗山、美濃地區及台中、東勢地區的農民,最少有40餘輛遊覽車,浩浩蕩蕩的開到桃園機場去接機。當他步入入境大廳,群眾一擁而上,大聲的喊著:「吳振瑞!歡迎吳振瑞!吳振瑞無罪!」好不容易出了入境大廳我請他登上宣傳車,由林豐喜向大家介紹吳振瑞,正式與歡迎群眾見面。這時候情治單位出面干涉,不讓吳振瑞講太多話,理由是怕影響機場秩序。他只簡短說了幾句感謝的話,就登上遊覽車直奔屏東。群眾揮舞著農盟的小旗子,一路歡欣鼓舞。

下午四點多,到了高屏大橋,從彼端到此端,一直延伸到頭前溪,擠滿了屏東鄉親。大家爭睹吳振瑞的風采,歡迎群眾 起碼也有好幾萬人。我注意到淚水不停的從他眼裡留下,這是10餘年來作夢都不敢想的場面,如今竟然真實的出現在他眼前。這數萬鄉親的歡呼與轟轟烈烈的鞭炮聲,就是他平反的最好證明。起碼在老百姓眼中他是無罪的,他是有功於台灣蕉農的,他怎能不感動得淚流滿面呢?接著,坐上吉普車,依造原先規劃好的路線,遊行屏東市區,接受鄉親的歡迎。沿途市民熱情的向他揮手、鼓掌,店家也爭相燃放鞭炮,我在車上不停的以麥克風廣播,告訴鄉親,吳振瑞回來了!可能因太興奮,喊得聲嘶力竭,喉嚨發炎。遊行完畢,回到他頭前溪的老家,已是萬家燈火。他家裡準備了豐盛的晚宴為他洗塵並招待親友。我因實在太累,就告辭回家休息了。

接著我們在全台灣各地巡迴舉辦平反說明會,所到之處無不一片人潮。吳振瑞每場都親自參加,說明冤案真相以及國民黨迫害經過。從屏東一路往北,直到台北再轉入花蓮。說來輕鬆,其實為了說明會,如:場地的借用,演講者的安排與確定,當地的宣傳及偶發事項的處理,真的很辛苦,也遇到許多困難,終能一一克服,順利完成。這都得感謝農盟各地的幹部以及在民主運動的路上,結識的各地好友,從中拔刀相助,其中好友李世忠出力最多,謹藉此機會一併表示感謝之意。由值得一提者,林豐喜以農盟主席身份指揮一切,聯繫內外,其辛苦倍於他人,居功厥偉,值得稱道。

平反工作分為輿論平反與司法平反兩面。經過一年多的宣傳與活動,輿論平反以達到目的自是公認的事實。國民黨政府心裡有數,明知道是一個冤案,再鬧下去對其形象影響甚大,就派人把當年自吳振瑞手中沒收的金盤送還給他,其他人的也分別交還,這等於承認他是冤枉的,終算在社會大眾及輿論面前,洗雪了他的冤屈。

至於司法方面的平反,因吳振瑞認為,只要社會大眾知道他是無罪的就好了,這樣就爭回自己的名礜。且自己年事已高,不願把精神耗費去法庭的反奔波中,因此就不再提起。農盟的意思,要爭就要爭到底,不可半途而廢。幾經與其本人及家族討論後,為了尊重當事人的意願,就不再追究了。

吳振瑞也許已經習慣了日本的生活,不久竟又回到東京那個僻巷裡的三陽賓閣去渡他的黃昏歲月。三年後的7月15日,這位曾經風雲一時,為台灣農業創造了黃金歲月的85歲老人,竟悄悄的走了,沒有帶走一片雲彩。我知道他是因恢復了名譽,了無遺憾的含笑而去的。

 

創作者介紹

彭淑禎

彭淑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